「何謂必然?又何屬必然?」— 訪《長夜守燈》演員團隊有感

與演員訪談的環節,說來確實頗為有趣,皆因在訪談之先,筆者早已將劇本閱讀一遍,對劇中的角色性格、人物關係,已有大概認知,甚或對於演員如何演活角色,如何拿捏劇中衝突的進退輕重,也有相當的想像與揣摩。然而,讓筆者既驚且喜的是,在與演員訪談之間,各演員所流露的言談之舉,均與劇中角色不盡相同,一而再地打破筆者訪談前的預想。打個比方:劇中的陸樹楓給予筆者的感覺甚為沉穩,遇事能以緩急輕重來權衡一二,為人不荀言笑,能看出他作為藍葉榕、黃蠟梅女婿和藍花楹丈夫的溫柔和細心。

然而,現實中飾演陸樹楓的黃兆輝,卻在談吐間展現風趣幽默的一面,不時逗得席上眾人哄堂大笑,於筆者心中頗有「反差」之妙。又如劇中藍花楹一角,藍花楹雖是劇中舉足輕重的角色,亦貫串於全劇之中,卻多受限於旁人(其他角色)口中所述,於劇中著墨不多,故筆者對她的印象,大多是源自講述她病重,並臥病在床時與陸樹楓爭吵的一幕。劇中指明,藍花楹的「失心瘋」之舉是源自一種學名為「譫妄症」的病,患者的精神狀況可於頃刻間大相逕庭,如思維邏輯出錯、無法理解自身所處的時空,時而清醒,時而迷糊,喜怒不一,故理應是情有可原,觀眾不應心存偏見,從而產生認為她蠻不講理之感。然筆者在閱讀劇本之時,卻不由自主地站在陸樹楓的一方,認為自己已然竭盡所能,對方的不領情實非情理之中,着實不可理喻,心中的無奈與不甘,或多或少塑造了藍花楹於筆者心中「癲婆」的形象。於是筆者在看到飾演藍花楹的譚安婷時,可謂大吃一驚,因為筆者思前想後,着實不能從她身上找到半點與「癲婆」相提並論的感覺,只能驚嘆專業演員妙到毫巔的演技,是何等驚為天人,令人讚不絕口。

不過當然,所謂「癲婆」的形象,也不過是筆者於閱讀劇本之時,憑空想像所得,故不能以偏概全。筆者相信劇中的陸樹楓並不會萌生此感,筆者之所以會這樣想,不過是因為筆者代入了角色所遭遇的情景,卻沒有考慮到陸樹楓對藍花楹的愛之心切,故才會催生「癲婆之説」。

當然,除了演員的言談舉止驚艷筆者外,演員對於此劇命題的反思之深,對演員身份的敬業樂業,對是次訪談的真情流露,更讓筆者推崇備至,而其中各演員的真誠與敬業之情,更應記首功。

記得在訪談之前,筆者所屬的導賞小組預先定下了數條題目,並以此作為訪問的大綱,其中部份問題令筆者印象特別深刻,原因有二:

        一,是因為不知受訪演員是否願意回答;

        二,是因為不知受訪演員是否「懂得」回答。

一問之下,才驚覺一切顧慮皆是徒然。演員不但如實詳述自身經歷,甚或讓部份訪談的內容,昇華至另一層次。

在受訪演員道出關於照顧者和被照顧者的經歷時,筆者才更確切了解到,這個問題是如何與在席眾人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絕對不是你不刻意去接觸,就代表它會與你摸不着邊的,而且,在關乎生命的大命題下,人人的際遇也會有所不同──有的人沒有做過照顧者,卻曾看過身邊至親離死亡只在咫尺之間;有的人做過照顧者,做得並不長久,還未學懂該如何是好,照顧者的身份就已結束於猝不及防之間:有的人做了很長時間的照顧者,卻自認做得不夠好,終日活在悔恨之間;有的人做了近一輩子的照顧者,卻不知道自己做得是否夠好,終日活在迷惘之間;而有的人活了一輩子,卻也做不到一次照顧者,因為當他想做的時候,一切都早已為時已晚,只得抱憾終生,終日活在遺憾之間。

看起來很諷刺吧!可命運不都是如此嗎?正如演員在回答受訪問題「在排練中有什麼地方是你認為最有挑戰性,最難演的呢?」時,他們不都是不約而同地回答:「死囉,死咪最難演囉!我都未死過,又點會知死係點㗎!」

當然,筆者對此表示贊同,死確實很難演。只是,筆者認為,「演死」難演,演一位臨終者更難,演一位被至親照顧,直至在家離世的臨終者,更是難上加難、難於登天。因為當演員飾演該角色的時候,其實他是在那熟悉的空間,面對並不熟悉的死亡,而在彌留之際,一切所謂眼前熟悉的空間,卻又其實不及腦中的回憶,那樣來得真實,那樣叫人心安。

所以「演死」之所以難,究竟是因為「未死過」,抑或是因為你認為「你未死」呢?前者是因為你認為你「未死過」,故並不會有死亡的經驗,也不會明白死亡的意義。而後者是因為你覺得「你未死」,故現在並不需要急於尋找死亡的意義,所以最終你也不會明白何謂死亡,何謂照顧,何謂臨終時的未了之事。

至於究竟意為前者抑或後者,也的確並無定案,實屬因人而異。只是筆者尚願奉勸一句:在關乎生命的大命題下,死亡,乃屬必然,只是除此以外,就不見得了。

撰文:鄭樂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導賞團隊: 鄭樂希Billy、趙鎧汶、黎曜銘、李雅芳

➜閱讀更多:https://www.1m1a.org/appreciation/eternalflameinthedark

LIKE & FOLLOW我們的專頁(@1m1a.org),一齊推廣藝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條褲製作自2019年起,展開【長夜守燈——臨終照顧者】計劃,以應用戲劇手法探討臨終照顧這議題,由獲獎編劇鄭廸琪融會梳理,繼《棉絮飄飄》後,全新創作另一齣以臨終照顧為主題的《長夜守燈》,原定於2020年12月演出,雖最終改為網上錄播,但仍廣受觀眾好評,為令社會普羅大眾更深入了解生死、寧養等議題,一條褲製作將於7月8-10日在上環文娛中心劇院首度於舞台呈現《長夜守燈》。

《長夜守燈》是【社區藝術在大專:長夜守燈–臨終照顧者】其中一個節目,有關此計劃及臨終照顧相關資料,請參閱:https://www.elcarers.hk/

08-09.07.2022(星期五至六)

7:30pm 09-10.07.2022(星期六至日)

2:30pm

上環文娛中心劇院

門票$300

編劇:鄭廸琪

導演:胡海輝

演出:余文軒*、何凱琳、林啟源、查國林、施穎怡、黃兆輝、梁菀尹、黎玉清、劉紫騫、譚安婷

佈景設計:孫詠君

服裝設計:程凱雯

燈光設計:鄭可聆

音樂及音響設計:何子洋

主辦:一條褲製作

*承蒙香港演藝學院允准參與是次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