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之枯,人之死;燈之芒,死之人。」 ─賞《長夜守燈》守燈之說

「燈之枯,人之死;燈之芒,死之人。」 ─賞《長夜守燈》守燈之說

「孤燈夜守長寥寂,寂寥長守夜燈孤。」相當具有韻味的迴文之句,據編劇鄭廸琪和導演胡海輝所說,「長夜守燈」這個劇名取自宋代李禺的迴文詩《兩相思》,古人常以「燈之枯 」喻「人之死」,故有油盡燈枯之說。編劇鄭小姐指「長、夜、守、燈」四字在她偶然拆解之下,似有長久、堅定不移地,謹守黑暗中一點燭光之意,於無聲之間道出照顧者與被照顧者之間玄之又玄的微妙關係。

編劇和導演在闡述何謂照顧者時,着實讓筆者如蒙點撥一般,為筆者未料之處。鄭小姐指出,事實上沒有一位臨終者願意稱自己為臨終者,故並不會有一位親屬願被冠以「臨終照顧者」之名。編劇甚至引用頗具思考價值的情景:如果一個生來殘疾,不良於行的小孩,他是否一出生便注定成為被照顧者呢?又是否代表他一出生便已成他人的負累呢?「臨終之說」又該從何談起呢?是由你知道自己病入膏肓,無可救藥之時?還是當醫生告誡你,你的生命已如案上之燈,燃盡之時不遠矣,這樣就算得上是「臨終」了嗎?

或許就如編劇、導演之言,照顧者本來就是被照顧者,因為在他們付出精力與時間的同時,獲取的卻是心靈最寶貴的慰籍。這不禁讓筆者忽發奇想,這不正如編劇、導演所指:長久地守護黑暗中的燭光一般?只是,我們都以為守燈者是帶來希望的那位,殊不知他手中的燭光才是希望之所在。

或許稍容筆者對劇名作迴文之改:「長夜守燈」、「燈守夜長」,前者頗具褒義,能看到守燈者不顧長夜之漫長,也要孤身守着掌中明燈的決心。然而後者卻帶有貶義,道出守燈者並不享受守燈之舉,不明瞭守燈之義,更遑論守燈之樂,於是萌生度日如年、長夜漫漫之感。

或許,選擇前者與否,就在於你是否能看到那點燭光的寶貴之處,是否能把它所帶來的點點慰籍,轉化成長夜守燈的動力。

長夜漫漫,卻從不獨剩漫長。

撰文:鄭樂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導賞團隊: 鄭樂希Billy、趙鎧汶、黎曜銘、李雅芳

➜閱讀更多:https://www.1m1a.org/appreciation/eternalflameinthedark

LIKE & FOLLOW我們的專頁(@1m1a.org),一齊推廣藝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條褲製作自2019年起,展開【長夜守燈——臨終照顧者】計劃,以應用戲劇手法探討臨終照顧這議題,由獲獎編劇鄭廸琪融會梳理,繼《棉絮飄飄》後,全新創作另一齣以臨終照顧為主題的《長夜守燈》,原定於2020年12月演出,雖最終改為網上錄播,但仍廣受觀眾好評,為令社會普羅大眾更深入了解生死、寧養等議題,一條褲製作將於7月8-10日在上環文娛中心劇院首度於舞台呈現《長夜守燈》。

《長夜守燈》是【社區藝術在大專:長夜守燈–臨終照顧者】其中一個節目,有關此計劃及臨終照顧相關資料,請參閱:https://www.elcarers.hk/

08-09.07.2022(星期五至六)

7:30pm 09-10.07.2022(星期六至日)

2:30pm

上環文娛中心劇院

門票$300

編劇:鄭廸琪

導演:胡海輝

演出:余文軒*、何凱琳、林啟源、查國林、施穎怡、黃兆輝、梁菀尹、黎玉清、劉紫騫、譚安婷

佈景設計:孫詠君

服裝設計:程凱雯

燈光設計:鄭可聆

音樂及音響設計:何子洋

主辦:一條褲製作

*承蒙香港演藝學院允准參與是次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