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Formless的表演形式,如何賞《一個人的哪吒》

由《哪吒》走到《一個人的哪吒》,與其說是改變了創作的主題,更貼切的形容可能是把這個創作的主題挖得更深,以提煉出其精粹所在。

早前與作曲家聊天,他透露在創作中使用的聲音、音樂都經過特別處理,讓人很難一下子就辨認出這個聲音或音樂的來源。這點十分特別,因為在很多作品裡,創作者都會利用「標籤化」的創作符號來導向觀賞的角度,以呈現特定的面向。不過,這次的創作比較特別,創作者似乎刻意地「去標籤化」,從而達到無一特定模式或形態。對此,我的理解是:把作品從特定的文化語境(context)中抽離,讓創作元素赤裸地展示在觀眾的面前,全面提升其真實性和多元性。這就像在混沌之中,觀眾在劇場裏的所觀、所見、所聽,需要通過主動的觀察和大量的聯想,才能產生意義。這樣的處理讓作品成為非單向的娛樂,創作者更希望提供自由的空間、釋放不同維度中的可能性,讓每個觀眾都有機會與作品產生連結,從而創造獨一無二的感受、一個非常個人化的觀劇體驗。這令我想到聯想到李小龍曾經講過:Be like water; be formless.

記得我在演藝學院藝的畢業論文主題是Collaborative Theatre,我把它譯作「共識劇場主義」。當年的參考書籍曾經提到Collaborative Theatre 的定義是:「所有牽涉在作品製作流程內的人(由導演到設計師們)都是創作者。他們對創作的主題作深入解讀、討論、溝通然後共創作品。」對這定義我一直念念不忘。當時我質疑這種創作模式的操作,因為實行起來相當困難:試想像每個設計師的專業範疇不一樣,而他們之所以會選擇其專業領域,是因為那就是他們的創作語彙。最大的挑戰在於:創作過程時的溝通模式大多局限於文字或口述,但大概不是每個設計師都擅長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然而,在《一個人的哪吒》的音樂和舞蹈創作中,則有不同的處理——每創作一段樂曲,作曲家將錄音傳給編舞,編舞根據這段曲子來創作舞段,創作過程中,編舞可以自由調動音樂段落的次序,組合成最合適舞蹈段落的編排。當作曲家在綵排影片中再次聽到這段音樂,竟發現了既有關聯但又非常不一樣的語境。舞蹈作品中,音樂和舞蹈的關係密不可分,以上的創作模式令我恍然大悟——這不就實行了創作者用各自最擅長的藝術語言來彼此溝通嗎?意外是,在多年後的今天,我終於見證到Collaborative Theatre的發生。

如果我們相信創作與生活息息相關,而當生活貌似平靜如鏡,實際卻暗湧不斷時,在這種年代孕育出來的藝術作品,也應該天生就擁有多元化、多層次的特質吧?那麼,觀眾是否也應該具備透視形、意、境的洞察能力呢?

撰文:無為.io

————————————————————————

《一個人的哪吒》舞蹈劇場

哪吒,不會是一群人,卻可能是每一個人,他的傳說,映照著在尋找靈魂歸屬的成長路上而獨自奔跑的你和我。

成長,是他尋求自我時的一路盛放;

自戕,是他命運矛盾衝突裡的極致選擇;

重生,是他生命在愛與孤獨中迎來的蛻變。

原來一切始於愛終於愛,愛讓生命成長,亦讓我們受傷;愛是血濃於水的相擁;亦是隻身孤影的堅持。當孤獨成為生命中不可消除的氣質,卻也使愛成為了永無止境的追求。

擁抱孤獨,讓愛圍繞。

創作團隊 :

導演及編舞|楊雲濤 

聯合編舞|謝茵 

作曲及音響設計|劉曉江 

南音創作|一才鑼鼓 

劇場構作|潘詩韻* 

佈景設計|王健偉 

服裝設計|譚嘉儀 

燈光設計|楊子欣 

錄像設計|方曉丹 

*承蒙香港演藝學院允許參與是次製作

#一月一藝術 #刀神計劃 #香港舞蹈團 #一個人的哪吒 #劇場導賞 

#香港 #藝術 #劇場 #舞蹈 #導賞 #劇場導賞 #課程 #計劃 #HongKong #hkart #docent #docenttraining  #hkdrama #hkd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