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戲劇協會

《一水南天》是舞劇、音樂劇、音樂舞劇?

香港舞蹈團製作中西匯聚,融合香港特色舞蹈的成就毋庸置疑;演戲家族一直是本港音樂劇的佼佼者。這兩個巨頭攜手合作的《一水南天》,究竟是舞劇,音樂劇,還是音樂舞劇?朱栢謙形容如果音樂劇是一個人,舞蹈、戲劇、唱歌就像手和腳,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張飛帆亦贊同不應有舞蹈融入音樂劇的想法,因為音樂和舞蹈兩者本來就是不可分離。張感覺很多香港人對音樂劇的印象都會把唱和跳的部份分開,但是參考外國和韓國的音樂劇就會知道,其實跳唱演在舞台劇中都是不可分離的重要元素。這次香港舞蹈團演戲家族的合作,不是舞劇加上音樂,或是戲劇加上舞蹈,而是音樂、舞蹈、戲劇各方面在最初創作上就是密不可分。

早於2013年,溫廸倫撮合張飛帆劉穎途創作一個有關陳慈黌的故事。2017年演戲家族圍讀時,邀請了香港舞蹈團的藝術總監楊雲濤旁聽,做就了這個第二次合作。香港舞蹈團演戲家族的第一次合作是2004年,改編沈從文的《邊城》,由彭鎮南導演、周佩韻楊雲濤編舞、鍾志榮出任音樂總監、劉穎途負責音響設計。當時的舞蹈為淡淡情懷的故事帶來更大的觀賞享受,例如爬龍舟的群舞;而舞蹈與音樂亦透徹刻畫著人物的內心感受。《一水南天》的排演與編舞比《邊城》更為融為一體。導演朱栢謙形容與楊雲濤的合作是「一拍即合,好癲!」。參與過無數音樂劇演出的朱栢謙說 「從來沒有遇過排演與編舞這麼緊密交融,絕對不是有一段劇之後就請編舞編一段舞蹈。舞蹈和排演是一齊去、一齊改。非常fruitful、非常甜蜜的事情。」

楊雲濤在編舞過程中,並沒有想太多關於風格的事情。只想編舞舒服自然,不想被形式框住,主要是看當下。 「啱環境,啱自己,便會自然將氣質融入。一切都是從感覺出發,都是來自生活的動作。」楊舉例藏族舞是帶有虔誠的感覺,而海盜儀式的場景正好有這個質感,所以便融入了劇中。又例如跳蒙古舞,其實不是要模仿騎馬動作,而是要跳出那個「瀟灑」,而「瀟灑」這個質感就是需要呈現的。楊雲濤「希望觀眾把演出作為一個整體觀看,不要分解去看。有些事情只有舞蹈可以溝通到,用文字說了出來就沒有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