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的一水和南天

編劇張飛帆用「一脈相承」去形容上一代和下一代的香港人。因為兩代的香港人的血脈裡流動著與命運對抗的基因,只是時代和社會的變遷使我們的目標和表現方式有差異。因為生活需求,上一代的香港人更追求滿足溫飽和發財,像是故事裡的人物努力奮鬥反抗希望民眾得到溫飽;而下一代的香港人則表現更多對自由和公義的追求。香港人獅子山下的精神的本質不曾改變,只是在不同時代背景下自然會有不同的呈現方式和追求。在《一水南天》中,天命可抗是一個十分鮮明重要的訊息。張飛帆希望香港人在絕望的時候可以擁抱希望。故事中陳一水的原型人物陳慈黌,香港富豪李嘉誠都是白手起家,他們都是創造奇蹟的例子。故事到最後是香港淪陷,相信當時的香港人比現在更絕望,但是他們也沒有放棄,三十年後的香港更成為了東方之珠。張飛帆想告訴觀眾,香港是一個可以創造奇蹟的地方,願香港人可以在奮鬥的同時相信奇蹟,不要放棄。劉穎途亦希望觀眾能夠見得到他們的栽進的心機,體會到無論遇上任何挫折及苦難,也千萬不要放棄建設我們美好的香港,當年如是,今天也一樣。楊雲濤參與這一個香港故事的作品,只是因為有事情想說,覺得劇本講中了他心中的想法。「簡單來說,就是因為感動… 到了我這個年紀, 40多歲了,就有經歷,需要力量和勇氣「行落去」,我從作品中得到「行落去」的力量。」在劇變的時代,楊雲濤慶幸遇上這個作品。作品的故事也是處於動盪時代,也有這個精神,就是「行不行我不知道,但我不管了,我做了我要做的」。不知船會往哪兒走,但重要的是怎樣「經過」這個時候,怎樣「渡過」這個時候。楊雲濤說到作為一個父親,他也要認清最重要的是什麼,踏實地做。《一水南天》給予楊雲濤一種久違了的力量,不是一種反抗的力量,而是生命的力量。「我們的生命,就是來自於衝得最前那粒精子,所以生命就應該有這種力量、本能。」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