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可道,非常導

創作藝術是要藉著藝術影響他人,但創作者首先要讓藝術影響自己。排練時朱栢謙會將他的想法貫徹在排練上與演員分享,「就像我滴血給他們,他們亦滴血回饋給我」。導演是一個掌握著權力的人;朱栢謙常自問要怎樣運用這個權力,他的要點是保存著一顆歡喜心。藝術工作是少有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朱曾經做過保險,問著是不是他喜歡的工作。朱作為導演想要知道演員歡喜的事情,就會盡力幫演員實現。朱相信大家一齊去建構一件大家都歡喜的事情,才能建造一個美好的製作。「只有因為你歡喜,你就願意行多一步而不需要鞭打你走下去。」朱自言很歡喜與人交往,他覺得既然在劇場上有緣相見,何不多點交流。朱不是一個指導性的導演,自慚沒有很多經驗。底蘊是朱並不喜歡話事。「我要扭盡六壬好好運用我不喜歡話事的特質而變成我的強項。可能需要花多點時間與人溝通討論,但縮短了篩選的時間,亦能把最好的東西拿出來。」當然導演需要做最後的決定。但最終決定前朱一定會問演員 「你鍾唔鍾意,咁樣你舒唔舒服?」「當大家都歡喜一件事情,就再沒有二元對立。要做到大家也舒服及歡喜,那就是歡喜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