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娘教子?

編劇、作曲、作詞三位都是女性,以女性角度看男性,是今個劇的另一個特色。作詞唐家穎Serena問「點解你揾我寫詞?點解唔揾男人寫?」主演朱栢謙覺得唐寫的詞「好有溫度,好細膩,而我正需要這種能量。」朱自言是一個溫柔的人,就算不是,朱覺得亦需要一個人幫他平衡他的粗糙。「如果我要一個很『粗皮』的人寫一些『粗皮』的詞,那就會失去意思。我亦都相信Serena,我覺得她可以幫助觀眾認識作品,更透徹地明白我想講的東西。」

至於音樂,這劇所有的歌都是全新的歌,都是作曲盧宜均Anna的作品。朱意識到很多人都以為這劇是使用現成的歌,因為香港通常做Cabaret時都會選用外國的歌,因為外國的歌比較好。如果這Cabaret不是由零開始創作,朱覺得這劇就會變成另一個《我們的音樂劇》。當朱身邊的人知道這次用的都是全新的歌,他們都十分驚訝。「其實我也覺得他們的反應很奇怪。後來想,其實用現成材料是十分普遍。我做《Come out》時是用現成的材料,堆砌故事線,或者每個角色發展的路徑,在一堆百老匯音樂劇的音樂中選擇,然後做資料蒐集,最後才創作。那也是我記憶猶新的經歷,十分不容易,但很窩心。」雖然有編劇郭翠怡、作曲盧宜均和作詞唐家穎的輔助,朱在創作每一部分都全程參與,「基本上所有都是,連字都是我寫的。音樂寫好之後,編劇會幫我梳理,然後我會再變,再孕育其他的東西。」監製姚潤敏笑說「不介意一個謙做所有的崗位,我成本上會節省很多。說笑,但的確可以這樣做,你看,阿達(導演黃俊達)很多作品都是他自己一個做所有的崗位。但是,我們知道現在每個崗位都有個好出色的人在主理自己擅長的東西。這就是為什麼謙需要一個好的導演幫他整理一下,然後再和其他女主創一起尋找自己。」

整理:陳錦瑩、區永東

參考資料

《我們的音樂劇》於2020年上演,以經典選段重現香港從1970年代到2020年近五十年間的本地原創音樂劇。https://hksl.org/zh-hant/concert/the-originals/《Come Out! 形體 · 卡巴萊》於2019年上演,由朱栢謙執導。https://www.musicaltrio.hk/come-ou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