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與演:相遇相知

朱栢謙(謙)主演

黃俊達(達)導演

姚潤敏(敏)監製

整理:陳錦瑩、區永東

達:與謙合作的挑戰是,因為謙滿腦子都是情感,好多好的想法或者說不清楚自己的想法,我需要花時間令演員可以安心地創作。

謙:即是,我是前輩,比阿達年紀大,所以他就會遷就我,不傷我心,不打擊我。

達:因為故事並非由一個以完成的文本開始,而是由謙出發,由他的「how to be a true man」這一句開始談天。我們就在討論,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一問一答,例如女人有時會問「你可否似返個男人?」,這樣就引起共鳴、引起討論,我們就是這樣開始。我覺得最大挑戰是,如何令謙潛藏的想法都可以浮出來,令大家相信大家,毫無避忌地分享。我們基本上現在都不需要太多溝通,就知道對方的想法。我們排練的過程是有困難,卻是創作重要的精神。

敏:可以這樣說嗎?你們今次的交流除了是一個藝術視野的交流,也是個人人生價值觀的交流及討論。

達:對,是一種交流以及討論。我們都愛對方的啊。

謙:我想說的是,交流最珍貴的是陪伴。我仍然相信世界上最美麗的事陪伴,無聲的陪伴也可以。為什麼陪伴對我而言這麼重要呢?因為作為觀眾,其實不是認識我的,但當自己表演時,觀眾覺得自己被明白,或演員正在表演一些與自己相關的事情,當下就是被陪伴。你們可能將之稱為共鳴,但我會叫作陪伴。因為我不認識你。這個教會我,可能我在你生命上沒有能夠幫忙的地方,可能路還是要由你自己行,但我成為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的愛人,我所能做到的,就是衷心的陪伴,這也是基本的。

達:回應剛才的問題,難度是有的。我們是探討一個無答案的東西,所以會因應時代改變。但係重點是,謙會有他自己獨立的看法,他想世界係美好多點。所以就由「how to be a true man」開始。既然你話我可否似返個男人,咁我試下似返個男人,又到底點樣似返個男人?係咪要操肌肉?體貼啲?點樣去做?整個創作過程中,謙就是想成為一個男人,然後就見到他不停失敗。我們看劇都是這樣,想見到別人失敗,沒有失敗是不會看的。每個正劇都有人會受,沒有人受苦的戲不好看。見到他人受苦,人們就越覺得正,然後就會開始去想,究竟為什麼會這樣,究竟是誰造成的,就係由笑他的人造成的。

敏:一開始的版本和現在的版本有什麼變化?

達:我是已經寫完,我也想快點完成,但是時代在改變,每天都在改變,所以在演出前我們都會繼續修改。

謙:不過我們的初衷無變,但走出來一條更闊的路。我中途曾害怕會偏離,但消化之後發現自己無。我發現無變到之餘,我更肯定自己的觀點——我到四十歲什麼都無。我不叫懂得做戲,我不是讀演藝學院出身,我不懂演戲。我只可以這樣表演,除了表演外我還可以做什麼呢?就是讀多點書。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