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的身體

朱栢謙(謙)主演

黃俊達(達)導演

謙:尤其是演員對身體的訓練。原來是真的,我之前身體真的好差。其實我之前是運動員,我又不習慣做導演,是導演的初哥,導一個好大的製作(編註:2019年《一水南天》)。我要對自己有個交代,對件事有個交代。原來成個身體都可以坍塌。我本身身體差,血壓很高。做運動之後就沒事了。所以即使很累我都會做運動。11月時,有十日都好「Drag」。後來與阿翠(編劇郭翠怡)談到發現大家都是一樣;人長大後,身體好像會同大自然有感應,例如有風濕,或者打風前就會發燒,但打風後就沒事了。

達:早期獲邀一起創作時,大家都想有改變。提及到中年危機,亦好明顯地覺得自己身體變弱。所以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演員自身有什麼挑戰」,這亦是我在創作上常常關注的。有什麼可以挑戰到演員?例如由微胖的身體到自己可駕馭的身體。為什麼要有一副能夠駕馭的身體?因為舞台演出和拍攝不同,外國的舞台演出好多時候都持續一個月、一年;所以對身體的要求,是要令每次的演出都準確,令觀眾的接受或想像都一樣。在香港的演出,通常都是首場和尾場最好看。但是我覺得這樣是不好的,因為這樣對觀眾並不公平,沒有確保到演出的品質。

我們現在都是自由工作者,往往因為有太多工作,所以不能集中做一件事,但是身體就能夠。即使精神上不能集中,但身軀和狀態都會「係度」,再去做任何表演時,觀眾就可能有另一種感受,好像一個moving sculpture,每個動作在背後都有內容。簡單來說,其實表演一向都同身體有關,就算站著都是一個movement。所以除了script外,都要有action script,彰顯角色內在的心理。這個作品比較特別,因為是謙的個人故事。在這個作品的action script,反而是當謙表演時,不要完全傳遞自己的個人情感。

謙:這一點是我最討厭的,但是最後卻發現他是對的,不應該一開始就完全表現出來。

達:等同於有兩個人一起彈Canon in D,其中一個人彈到好厲害,但觀眾只會見到他好勁,不會聽到首歌。我想聽到首歌,究竟是誰在彈。我想觀眾進入故事,故事背後訊息比謙好勁更重要。我相信謙亦是想觀眾聽他的個故事多過人讚賞他好勁。

個人故事本身就要有清楚的立場和目標:為什麼你會想講這個故事。但要同觀眾溝通的時候,就需要與觀眾建立關係,令他們不要覺得你只是在抒發個人情感,而是想將訊息彰顯出來,令大家有思考的空間。這就是Peter Brook的「空的空間」,去提供一個想像,而不是展示你的技巧。但好多時候,表演會容易變成純技巧化。

整理:陳錦瑩、區永東

參考資料

Pachelbel – Canon in d. Nippon New Philharmonic Orchestr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ppexz-KKig

一水南天 https://zh.wikipedia.org/wiki/一水南天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