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是 Cabaret?

Cabaret起源於1880年代的法國,是一種簡單及直接的表演方式,以簡單的佈景及服裝,純以歌曲把故事向觀眾表演。為何要做一個Cabaret的作品?主演朱栢謙自言有很多東西想說,又喜歡說話,更有很多東西要「呻」。但他反思著如果只是要呻,編劇也可以做。所以朱覺得他要唱歌,或者要有音樂元素,所以作品最後就定性為一個Cabaret。導演黃俊達說:「我認識謙很久,他好喜歡說話,他不喜歡在一個好正式的形式下做事。所以當他一開始同我講想做一個創作,想有人一起參與,一起玩,我就建議他自己一個上陣。而他喜歡說話、喜歡唱歌、又不想太正式、所以我就提議Cabaret這個形式,我覺得這是最適合的形式。」

黃提到Cabaret雖然是一種消遣,但在酒館飲酒的同時,用放鬆、舒服的狀態去討論一些表面上好dramatic的東西,其實是會引申到哲學的討論。加上涉及音樂,容易引起共鳴,所以黃覺得Cabaret很適合這次的主題,「Cabaret亦是對於觀眾和表演者而言最好的距離。在這麼緊張的香港環境下,需要有一個東西出現,不是斟酌於對錯,或將負面情緒放大,而是一種好像比較輕鬆,茶餘飯後不小心地討論一些重要的話題。這個形式是為謙度身訂造的,大家都喜歡戲劇,又有說話想講,因此覺得這個方式最適合。」但黃不是要模仿別人的Cabaret,而是有自己的Cabaret;「不過我們借代形式,用音樂去講故事,引導觀眾去反思自己。」

監製姚潤敏形容Cabaret的內容就像「炒雜碎」。但最重要的是,Cabaret表演時的「炒雜碎」雖具娛樂性,但同時會引發觀眾思考,因為表演的人就是有文化的人。正是如此,這個題材會以Cabaret形式去配搭,而非音樂劇的形式。「這是謙切入的角度,如何探索這個主題的路徑。要探索這些路徑是很難的,但謙覺得有阿達坐鎮就會有安全感。因為阿達對聲音,對畫面,對一切的東西都熟悉,他會幫我們實質上找到一個適合的形式。香港的觀眾就是被訓練到需要看見『Form』,如果你在他們面前打個空翻,他們會感到疑惑,無所適從。我們希望讓觀眾欣賞這個Cabaret演出時,都感受到是在一個懂得閱讀的東西裡。」

朱補充了Cabaret的典故,Peter Brook的《The Empty Space(空的空間)》當中提及「Rough Theatre」,是Cabaret形式之一。朱亦提到「布萊希特很喜歡用Cabaret演員,即使演員好醜,但高高大大。擁有好強個人特色的表演者,才可以做到他的戲。Cabaret演員會在酒吧唱歌、表演魔術、冷嘲熱風,罵人。他們在這種場合成長,就會有歷練,懂得求生,不怕人扔雞蛋。我常常覺得自己會比人扔雞蛋,但我未求生到,所以現在嘗試一次,用Cabaret這個rough的形式。」

整理:陳子懿、陳錦瑩、區永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