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坦尼斯拉夫斯基

史坦尼斯拉夫斯基

生於1863年1月17日,史坦尼斯拉夫斯基是俄國著名戲劇表演藝術家。1877年開始演員生涯,其後創立自己的劇團及屬於新形式的劇院—莫斯科藝術劇院。1898年執導契可夫名作《海鷗》奠定了其在戲劇上的重要地位。在率領劇團製作無數演出期間,創造了自己獨有的史氏表演體系,一種以內心體驗為核心的戲劇理論,再集結成書撰寫《我的藝術生活》及《演員的自我修養》。在史坦尼斯拉夫斯基之前,世界各地的戲劇學校多只教授演員的外在身體技巧如:芭蕾舞,擊劍,聲音,言辭,並沒有內在的表演技巧。其歷史意義在於由發現演員創造力的定律,並發展成一種戲劇藝術的方法。史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說道「『形體動作方法』(The method of physical actions)是他一生努力的成果,並將其系統賦予標題為「戲劇藝術的基本語法」(The Elementary Grammar of Dramatic Art),它強調了定律的普遍性,要求任何演員在任何戲劇中塑造任何角色都必須遵守定律。

《演員的自我修養》

第一版撰於1938年,在史坦尼斯拉夫斯基因病逝世後,由出版社整理其留下的手稿資料在1951年完成第二版出版。此書以日記形式來描述史氏表演體系戲劇理論和學習過程,借以導師及學生不同角度,講解多種舞台藝術基本原理及應有態度,當中不乏批評當時刻板的程式化表面性表演方法。

史氏認為在舞台上發生的一切應是活生生、有機的體驗藝術,能令觀眾真實體驗到事件。在表演方面演員應盡可能地訓練身體內在及外在形體,因為演員的心理和生理應是相互影響,從而可最大程度地表現出角色內心的感受和體驗。此舉有助於揣摩角色的動作行為及情感;由觀察事物外部環境,發現細節,並從動作、想像等方面深入研究,引領出最接近角色的表演線索,塑造真實感;最後將體驗過程中感覺到的東西呈現於觀眾眼前,令觀眾信服。後來此方法不斷流傳至海外如美國,由史氏門生加以演化,终發展成現今被稱為的「方法演技」(method acting),即「由外入內再到外」的表演方式。

史氏表演體系中著名的元素包括魔力假使、賦予環境、適應、注意力的方向和集中、想像力、現場的交融和真實與信念。

「魔力假使(Magic If)」

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體系當中包含不少對後世學習戲劇產生重大影響的元素。他認為戲劇舞台上充滿很多未知的可能性,作為演員理應相信所有這些可能性的存在而且需要正面回應,否則戲劇不能持續進行。在此理論下,演員為了去尋找角色的動機和行動,將畫面呈現,他必需詢問自己「如果我是XXX,我會如何處理?」此方法稱之為「Magic If」。

他提醒,演員不必將自己設成真的是面對那場面的那個人,但必需從自己出法去想像自己變成那人,然後會如何處理?如果一位演員想像力足夠,以致能在舞台上為角色引出強烈的動機和明確目標的行動,建立事件,以至解決所面對的問題,這件事件便會成立。

「賦予環境(Given Circumstances)」

演員必需充足理解劇本中所提供的所有存在元素如環境、地點、條件限制等等,因為任何一個線索都足以影響角色在當下選擇的決定、動機和行動,繼而影響故事往後的發展。「The plot, the facts, the incidents, the period, the time and place of the action, the way of life」,只有在全面閱讀賦予環境的每一點後,方可為角色建立合適的處理。

「適應(Adaptation)」

演員需要不斷適應和調整,去解決當前面對的「障礙」從而達到「目的」。如在某一個場口,面前出現一位對手或一個物件,而它的存在或轉變是會令人改變選擇或影響決定時,演員便需要作出行動去回應,絕不能忽略這幾個人或物而獨自演戲。要在舞台上呈現一個令人信服的故事,演員需要在分析劇本時查找該角色在當下應怎樣做?為什麽做?同時理解此場口會與誰人做?幾時做?哪裡做?及做什麼?此為「5W1H」理論 (Who、Why、When、Where、What和How)。若演員在台上只顧著自己,忽略對手、忽略變化,封鎖自己的感官然後讀出背好的台詞,這絕不會是「有機」的。顯然劇場上發生的一切都是來自劇本,亦經過採排,但生命中總會出現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演員需要回應。

「注意力的方向和集中(Concentration of Attention)」

當莫斯科藝術劇院的演員開始研究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系統時,他們會花十到十五分鐘完全沉默以集中精力。一位著名的女演員過去常常在她的頭上披上披肩,沒有人敢接近她,以免干擾她的「專注」。當時,史坦尼斯拉夫斯基認為專心致志是實現舞台上創造力的關鍵。開始訓練時,演員需要對附近的物體進行練習。演員必須仔細檢查每個細節,同時必須放鬆,嘗試不要太費力,再加以每位演員獨有的想像力,成就獨一無二的創作。由此可見演員必須利用生活中需要的專注度來執行每個在舞台上的動作。

「想像力(Imagination)」

想像力幫助演員演繹台詞並用其背後的含義(「潛台詞」)以豐富台詞。編劇的台詞是固定不變的,但一個簡單的語句如「我頭疼」,可能意味著各種各樣的事情。說這個話的人可能想表示擔心患了一種嚴重疾病的症狀,或可能他想找個藉口離開。演員身體動作的含義、思想、意圖和手勢都很重要,而不僅僅唸著台詞。如果演員借助自己的想像力在台詞後面找到有趣的含義,並且用他的身體在這些台詞之前和之後「說話」,他的語調也將富有表現力和趣味。史坦尼斯拉夫斯基說道:「觀眾來到劇院是要聆聽潛台詞。他們可以在家閱讀劇本。」

「現場的交融(Communion)」

為了使觀眾能夠理解演員的行為含義和邏輯,演員必須通過與其他演員的交流來間接與觀眾交流。要在舞台上與另一個人交流意味著要意識到該人的存在,以確保他聽到並了解您告訴他的內容,以及您聽到並了解他告訴您的內容。那意味著演員之間的相互影響。通過積極地傳遞他的台詞,演員將在對手身上留下他想到、看到和聽到的東西。如果演員知道自己要做的行動,並將其行動與其他演員進行有力的溝通,那麼演員就會被拉進他所描繪的角色當中。只要溝通時堅定不移,多差勁的對手也會作出回應。演員必須吸收其他演員在演出當下告訴他的東西。而在每一場的演出中,演員表現出的的言語,行為和思想,必須像他第一次聽到這些時一樣出現在他身上。

「真實與信念(Truth and Belief)」

舞台上的真實不同於生活中的真實。戲劇中沒有真實的事實或事件;一切都是創作。在舞台上「相信」並不意味著演員要自我催眠或強迫自己產生幻覺。只有患有精神病的演員才會認為自己確實是哈姆雷特。「相信」意味著演員將事物或人物視為自己希望觀眾見到的人或事。演員知道其他演員不是父親或皇帝,但可以將他視為父親或皇帝。他可以將物體視為天空中的鳥。演員能夠讓觀眾相信「演員所相信的」創造舞台上的真相、創造舞台上的藝術。

撰文:馬振庭

資料來源

Moore, S. (1984). The Stanislavski system: The professional training of an actor (2nd revised ed.). Penguin Books.

Stanislavski, C. (2013). An actor prepares. Aristophanes Press.康斯坦丁·斯坦尼斯拉夫斯基 (2021年3月23日). In Wikipeida.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康斯坦丁·斯坦尼斯拉夫斯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