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Cabaret

什麼是Cabaret

Cabaret的源起?

在19世紀,法國有一處地下(underground)的歌舞廳Le Chat Noir(又名為The Black Cat),是不少藝術家及文人熱愛流連的地方。當時的作家、表演者及作曲家等都愛在裡頭聚會交流,自不然成為文化沙龍之地。歌舞廳除了提供飲食外,藝術家們也會互相支持小型、實驗性的表演,自由隨意創作氣氛濃厚,融合多種藝術形式(art forms),激發創新點子。作家 Robert Henning 曾經說過「Cabaret 容納很多不同階層的人(the lively mixture of all professions and classes of people),觀眾對藝術創作人的點子包容及接受力很強(sympathetic ambience for their creative impulses),瀰漫濃厚藝術氣息。」

隨著漸漸累積口碑,Le Chat Noir變為一個文化地標。當中的表演節目就是Cabaret的初型。後來歌舞廳的老闆Rodolphe Salis過身後,它也就成為了歷史。

值得一提,在法國的社會裡The Black Cat是用來形容「被懲罰的反叛小孩(punished disobedient children),有時像誘人的情人(sometimes seducive lover)」。當中也包括性的涵義,表演內容也不缺情色、權力、種族話題,這個藝術自由的風氣對藝文界別具意義。

Cabaret 演出的地方?

今日我們會見到不少Cabaret在劇場演出。但從前Cabaret在19世紀在法國冒起,及後傳到德國柏林等歐洲城市及美國等。Cabaret表演通常選址在非正式的舞台,如餐廳、酒吧等,省去傳統劇場的儀式感。觀眾可以邊進食飲酒邊觀看表演,近距離的接觸演出者,又可以跟表演者直接對話,相當causal~

Cabaret的公共性?

Cabaret的興起及重要性源於兩方面。Cabaret是一個能對政治及社會不公義作出控訴的音樂場域。與此同時,一群受教育的普通公民可以透過cabaret的平台讓就事情進行討論及反饋。學者Burrows的就描繪了當時的情況,

”There is always some type of discussion that follows each of the many presenters. Some patrons even take it upon themselves to argue their personal views with performers. Welcome to the Cabaret!”

正如監製姚潤敏所說,「Cabaret就是我們講1930年戰後時期,一班戰後的歐洲窮人,仍然有文化,仍然需要思考,喜歡活動腦袋,於是男男女女聚集在酒吧,在經濟蕭條下,仍然覺得自己的存在是有價值的,他們需『find a way out』,想要滿足的只是最基本的慾望,想有方法讓忘記生活,讓自己笑,得以生存。所以Cabaret其實就是「炒雜碎」,變下魔術,唱下歌、放個屁、扮女人、說黃色笑話等。」

導演黃俊達亦指出,戰後很多樂師都失散了,然後開始在酒吧聚集,發展出Cabaret。好多表演形式都是因應某些實際情況,例如以默劇作例,就是因為意大利當時的文藝復興,而當時的警察不允許人民在在街上訴說政府的不公,所以默劇藝人就上街搭台做默劇,去抗議當時的政權。

Cabaret反映出社會的普遍心理狀態及現象,進而提供凝聚共識的起點。

Cabaret跟Musical的分別?

Cabaret(卡巴萊)是一種具有戲劇、歌曲及舞蹈等多種元素的表演。這些表演元素跟我們熟悉的musical有些類近,不過Cabaret是以一系列不同的短篇故事,情景跟內容未必是線性發展,可以由一位演員飾演不同角色,但不追求角色發展,故事內容可以很多元化的。舞台上以簡約的佈景、服裝、舞台效果製作,演員以音樂的媒介、少量舞蹈及對白去演繹故仔、分享感受,細膩的真情流露更動人心,亦都讓表演者跟觀眾的交流會更直接更深入。優秀的Cabaret以表演者個人魅力、細膩動人的演繹、磁性的聲線為演出的精粹。但我們亦可反問為什麼要區別Cabaret跟musical呢?監製姚潤敏指出,在一些文化重鎮,表演藝術全部都是混合的,「或者我們的戲曲都已經是musical,戲曲怎會不是音樂劇?無理由不是。我們其實只用不同的表演去說故事,音樂劇是,戲曲是,Cabaret也是。」

作曲家對Cabaret的想像?

Cabaret的歌可以有很多不同音樂風格,今次《筋肉變態》由朱栢謙一人擔綱,歌曲創作的重任就交給兩位主創成員:作曲盧宜均Anna及作詞的唐家穎Serena。Anna擅長流行音樂、無伴奏合唱及編曲,但她就形容這個演出的音樂風格千變萬化,每首歌都融合多種表演風格,對朱栢謙不無挑戰。當中包括:流行抒情敘事歌曲(Ballad)、拉格泰姆音樂(Ragtime)、俄國斯民族音樂(Russian Folk Song)、搖滾(Rock)、Waltz(華爾滋)等等。

在演出製作的過程中,作曲要作詞的配合度要很高,才能讓作品成型。Anna形容作曲前有不少準備功夫,例如會先跟編劇郭翠怡及朱柏謙了解他們想在那個故事章節加入音樂,然後再深入了解是甚麼情緒及主題,用音樂為顏料,利用和弦chord tone的色彩、拍子結構及曲風去創作,當中也會考慮到朱栢謙的音域,整個過程比較abstract的,讓表演者的內心狀態呈現出來。

談到這套劇是講中年男人處境的主題,作為一位女性的音樂人創作上會否感到挑戰呢?Anna分享音樂旋律內沒有男女的概念,反而情緒是各人相通,也能互相理解的,所以她很重視音樂所牽引的情緒狀態。

撰文:陳鈺儀 Jade

參考資料

Burrows, C. S. (2010) Cabaret: A historical and musical perspective of a struggling era (Doctoral dissertation,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Greensboro, USA). Retrieved from https://libres.uncg.edu/ir/uncg/f/Burrows_uncg_0154D_10542.pdf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