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Who? Where? When? Why? How?

我相信講故事,否則我們不需要再讀書,不需信念,

因為故事是提供信念,教我們做人的道理,得與失,善與惡。

—— 朱栢謙

主演朱栢謙創作《筋肉變態》的目的,是要尋找在這個社會中,如何成為一個男人。很多作品都有探討女人,探討男人的比較少。朱覺得「女性好厲害,她們由弱勢社群提升上來,然後蛻變成為女權主義。女性可以脫胎換骨,不一定要好女性化,而可以有其他選擇。男性『come out』承認自己同性戀身份,他會受到保護同關注;女性『come out』會受到更大的關注或保護。但作為男性,在這個時代如何可以去到彼岸,有什麼東西可以更男性,如何更man,或者有沒有比『更man』的更man。我與導演黃俊達、編劇郭翠怡創作時都發現,要討論的問題不單純是一個性別問題,而是發現我們在當代成為一個普通人都有困難。」朱想透過故事教會自己一些東西,問清楚自己一些問題。他以作為演員去切入尋找如何做一個好男人的方向。「當找不到,你會否繼續尋找?你還相信故事嗎?你都未死。所以我未必有答案,但我覺得我需要在這個階段自我回應一下。」

朱要探討的是他自己如何看待自己的男性身份,但這個問題同時牽涉到這個世界其他人如何看待他;「自己看自己」與「其他人看自己」是不能分割的。朱和創作團隊經常會有時事和哲學討論。例如討論關於女性醒覺的電影。他發覺由於電影的時間限制,為方便觀眾容易消化吸收,通常會降低男性地位。他們又曾討論到一宗2019年的風化案,在日本一個22歲育有兩名孩子的單親媽媽,透過手機遊戲結識一個12歲就讀小學的男童,引誘男童與她發生不正當關係,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這案件給人的觀感是輕判;如果是男性是犯案,判刑會不會更重?朱沒有答案,「所以其實我唔知。所有事情我都唔知,所以我會由我最熟悉的演技開始,講史坦尼斯拉夫斯基、講5個『W』。講Who am I?我都答唔到;Where am I?我答唔到。這裡是哪裡?」

整理:陳錦瑩、區永東

參考資料

【戀童障礙】22歲單親媽誘12歲男童性交判緩刑 (2019/09/12). 香港經濟日報. https://bit.ly/39nW6vl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