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與編曲的合作過程

作曲與編曲的合作過程

作曲的重要性無庸置疑,但編曲對於音樂作品的完成度亦功不可沒。當作曲家完成了基底的旋律後,編曲就要根據當中的資訊、作曲家想呈現的感覺、整齣劇的氛圍等等進行編製,將樂曲分配予合適的樂器演奏,編排好各種樂器的聲部,同時亦要構思如何能加強樂曲本身的感染力。Cynthia和阿邦均認同好的編曲需要編曲家和作曲家之間的默契和溝通。「與作曲家合作時,我某程度要像他肚裏的迴蟲,猜中他的心意。」阿邦笑說。作曲和編曲其實是可以一個人完成,但通常籌備音樂劇時間相對緊湊,當中包含的歌曲數量不少,為了讓每首歌曲都保持水準,就會衍生出不同的分工崗位。Cynthia說:「有時我會有一些不負責任的想法,例如我明知整個樂隊只有12件樂器,但我想呈現一種宏偉的感覺,而這或許是需要大量不同樂器才能完成。但我會將這個難題交給阿邦,而他也總能完美地為我處理好這些實際的問題。」

有個說法是一齣音樂劇的首十分鐘(First ten minutes)已可決定它成功與否。因此,Cynthia在創作開場的第一首歌也苦惱了一段時間。「我、編劇和填詞來來回回討論了很久《路比和嫲嫲的鐵路5號》該如何展開,希望能讓觀眾盡快代入到路比的視角去體驗劇中展現的另一個世界維度。我在寫這首歌時也有很多幻想,人類在整個宇宙之間其實是相當渺小的,我們有很多未知。所以第一首在車站的歌是很關鍵的,它代表了整個故事的正式開始,阿邦在這首歌的編曲上也花了很多心思。」阿邦續說:「第一首的重要性在於它定義了整齣劇的調性,不論是聲音上抑或是那個世界。在車站的這首開場曲在編曲上除了用上整個管弦樂團,也特別加入了電腦編程(programme)處理。通常演唱會製作上會比較多用Programme,但音樂劇較少。今次《路比》一劇因為想呈現一種闖入了另一個世界的感覺,所以加入了一些太空感覺的聲響,當與現場樂隊合奏時就可以帶出一種科幻感。」除了上段提到的開場第一首歌曲,Cynthia和阿邦對於故事末段的《不散》也很深刻。這首歌是嫲嫲的道別曲,當中包含了她對孫兒的囑咐和情感,而且蝴蝶也是貫穿全劇的一個意象。阿邦認同本身《不散》已經很有威力,他編曲時會運用更多的技巧去潤飾細節和增強整首歌的感染力。

撰文:林詩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