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美學訪問

舞台美學訪問

當你拿著入場票坐在劇場的位置上,聚精會神地看著台上的表演時,除了觀賞由演員演繹故事外,大家有否同時感受劇場中的整個空間也在訴說著一個甚麼樣的故事?演戲家族今夏的原創音樂劇《路比和嫲嫲的鐵路5號》找來葉卓棠(Moon)擔任舞台美學,為觀眾打造一個說故事的舞台空間。

舞台美學(Scenography)對大眾而言可能是一個較陌生的詞彙,可是對於一個戲劇製作的重要性卻是不容忽視。當監製確定了演出的形式、方向、規模和主題後,他們就會開始尋找合適的團隊進行製作。幕後工作人員是整個團隊中最先開始動工的一環,例如人物設計、服裝設計、道具設計、場景設計,過程中不同崗位的磨合和溝通才能成就一個活生生的空間,正式演出時觀眾才能感受到那個鮮活的世界。

Moon以修橋為喻,觀眾們透過他們所築的這道橋進入故事,體驗整個畫面。「一齣音樂劇除了劇本和音樂以外,亦需要考慮演出時的走位、畫面和流動性。透過場景、服裝、燈光和圖案等元素,在舞台上敍述故事。我們幾個部門的設計師和一些創作人會共同構想除了劇本、音樂和演員所演繹的內容以外整體的表達方式。」每齣戲劇都有其特定的觀眾群,《路比和嫲嫲的鐵路5號》主要以家庭為主,所以這次敍述故事的方式會相對上較容易理解。「最重要的是觀眾能直接體驗戲劇,讓小朋友容易明白之餘,成人也能接收到劇中想表達的信息。」舞台除了是實現創意和美學概念的空間,增強戲劇的可讀性亦是舞台美學的核心。

美學乍聽之下是一個具有主觀性的概念,但劇場舞台美學卻不是以強調個人風格為主。每一個劇本都需要一個專屬的空間來輔助它說故事,舞台美學應該如水般完美地與劇本融合。正因為每個劇本都有它的命題和中心思想,所以在設計空間之先要感受該命題與自己的關係,之後才透過自己的創作來回應這個命題。Moon提到看完劇本後,最初的想法是—手繪。「我們人生時間有限制,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如何在這些無奈的必然性之下找到專屬於人的溫暖呢?當下我馬上想到的是手繪的概念,利用人手畫的畫面搭配音樂烘托氣氛。」

《路比》的劇情是建基於一個異空間,每個人對於回憶和夢境的理解和幻想都不盡相同。因此,Moon坦言非寫實設定的劇本,對於空間的創作是一個挑戰。Moon今次選擇了用視像投影呈現故事裏的夢和意象空間。「除了要考慮畫面上的呈現,如何讓觀眾相信故事劇情也是一個挑戰。但我更想做到的是:讓觀眾通過故事懷疑自己的人生。舞台美學不僅著眼於空間設計,提供劇場經驗,幫助觀眾投入故事並反思自身生活也是重點。」《路比和嫲嫲的鐵路5號》當中觸及的議題涵蓋親情、生死、時間定律和必然性。劇場舞台美學通過建構畫面呈現想法,相比其他類別的藝術創作需要兼顧的東西更多。Moon近年來更期望能透過自己的創作撫慰觀眾心靈。「作品的好壞是很主觀的。《路比和嬤嬤的鐵路五號》的命題和人生有關,我希望觀眾能從中有所得著,反問自身現在的生活過的好不好,如何能讓更多美麗的事情發生。」

我們都身處在一個讓人感到無端疲憊的社會中,入場看一齣劇未必能解決任何問題,但至少在那一個半小時至兩小時裏我們能從整個劇場中得到一點安慰或情緒宣洩。作為觀眾,盡心感受創作者透過故事、表演和空間傳達的氛圍吧,欣賞評鑑舞台上的多樣元素反是次要。

撰文:林詩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