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退化症是怎樣的一回事?

腦退化症是怎樣的一回事?

在《路比和嫲嫲的鐵路5號》中,嫲嫲患上腦退化症,因為迷路而缺席路比學校運動會,這事更成為了路比心中的介蒂。我們對腦退化症一詞並不陌生,甚至家中的老人家正正是腦退化症患者,但病者面對的是否就只有失去記憶?照顧者所面對的困難有方法舒緩嗎?病者住院時又有足夠的支援嗎?即使不感陌生,但不代表有足夠認知,也許主動認識多點,能夠消除我們對腦退化症的誤解和恐懼。

為了得知一般人對腦退化症的認知,我們首先進行了街訪,再請現職公立醫院護士馬姑娘(Angel)講解實況。Angel擁有多年照顧長者的經驗,遇過不少腦退化症病人,她先從病名上解釋,「老人痴呆是很舊的說法了,而腦退化症是比較概括的說法,因為腦部出現病變,而腦部負責控制身體不同的部分,導致不同的徵狀出現,當中以阿茲海默症最為普遍,而認知障礙症則較注重於病徵上的表現。」所有的受訪者都一致認同腦退化症病人會出現記憶力衰退,而Angel指出病人的情緒問題更需要得到關注,因為這很多時候成為了病者與家人磨擦的原因。很多腦退化病人都會經歷不同程度的情緒變化,例如會抑鬱、妄想,加上判斷力下降,就會出現「家人想害我」的念頭,照顧者這時候可以嘗試減低環境的壓力,以及分散病者的注意力,避免互相指責。除了認知上的能力外,腦退化症病人的身體機能亦會逐漸減弱,出現吞嚥困難、失禁、睡眠問題等。

在診斷方面,現時常用的測試工具包括蒙特利爾認知評估 (Montreal Cognitive Assessment, 簡稱 MoCA),由職業治療師進行,透過不同的指令去測試患者的認知能力,另外亦會排除病人患上中風、甲狀腺病的可能性。在確診腦退化症後,病人需要接受藥物治療和非藥物治療如認知訓練和日常生活技能訓練。Angel強調照顧者在照料病人的同時,亦需要關注自己的精神健康。她舉了一個例子,不少腦退化症病人對時間的觀念很弱,因此會出現夜遊的情況,照顧者不應為了遷就病人便陪他晚上活動,因為這等於減少了自己休息的時間,他們反而應讓病人多在日間活動以調整好生理時鐘。若照顧者沒有定時抒發情緒的話,只會令照顧一事添加重擔。

當腦退化病人住院的時候,環境的轉變加上身體的狀況可能會令他們出現紊亂的情況,但過度的約束會令病人更加反抗,所以現時公立醫院都主張「減綁」。Angel指在日間時協助病人坐出床外有助提醒他們時間,當日間有足夠的活動時,晚上便會睡得較好,減少因夜遊而造成的跌倒。在病床舖上防跌床墊亦令醫護人員能更快辨識走出床外的病人,減少跌倒。另外,家人的陪伴有助舒緩腦退化病人在新環境的不安感,疫情關係下病房改為提供平板電腦,在醫護人員協助下,病人仍然可以見到熟悉的家人,從而減輕焦慮。有病房甚至會提供一些嬰孩造型玩具,請病人幫忙「照顧」,除了分散注意力外也可以訓練認知能力。Angel笑說腦退化病人就像小朋友一樣,「特別是婆婆,她們真的會很用心去照顧這些嬰孩造型玩具,會幫它們抺臉。」其實這也是跟腦退化病人溝通的一種方式。

在進行街訪時,有人聽到「腦退化」一詞便拒絕訪問,Angel認同大眾對腦退化症感到恐懼是正常,但只有認識更多資訊才能作更好的準備。隨著人口老化問題,腦退化症只會越來越普遍,坊間亦有不同的組織如賽馬會耆智園、香港認知障礙症協會,它們為腦退化病人及其家人提供協助,包括家傭照顧技巧、日間訓練等。街訪完結前,我們請受訪者想像如果有天患上腦退化病時,最想記住的會是什麼,結果大部分人最想記住的都是家人,希望我們都做到愛要及時。

撰文:趙鎧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