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Stage,but where is Platform?——光影無邊,但有界!

現代人隨科技進步,想像和視野開始無邊際。但有否想過追求不完美和界限,也是藝術之樂?

一套舞台劇和影視作品可以很不同,因為大家的製作可以有不同的編制形式。今次《再遇 . 瑪麗皇后》編劇張飛帆,用了心思在改篇制式上,包括修改了角色模型,調整故事。這些心思均讓觀眾既如看電影,亦如看舞台劇。

「一套電影可以影一個角色45分鐘而不說話,但舞台劇則需要顧及觀眾的投入度而作出調整」編劇張飛帆一語道破。要把一個主題發展成一齣戲、電視劇,以至舞台劇,人物角色是核心。今次飛帆在《再遇 . 瑪麗皇后》創造了不少亮眼的配角,例如:元次郎、雪子的閨蜜、未出現的軍官,均令觀眾神秘而懾服,大大提升了觀眾的觀賞經驗。

整齣《再遇 . 瑪麗皇后》講的是人對過去的覊絆,對未來的希望和無奈,但同時說明亂世盛世,其實沒有劃一標準,關鍵是我們能否相信自己初心。劇中瑪麗有成熟,亦有對童真的追憶,太郎同時是她對過去的告別。

日本太平後至盛世前,都對人的基本怱略。人要活下去變成社會主旋律,「瑪麗」正正可以代表這個時代。但「瑪麗」同時被社會所謂的主旋律歧視,例如劇中瑪麗在咖啡室被貴婦奚落的一幕正好反映出這種歧視。人和社會怎互動成了生存的規舉?我們作為平凡人,同時又是見證人,進或退是取捨,同時是無奈。

《再遇 . 瑪麗皇后》的主角原型西岡雪子是一個悲劇人物,一生卻光明磊落、敢愛敢恨,為戰爭後「小」太平寫了壯烈一頁。太平之下的亂世,正好形容現今沒有大戰爭的現代世界,問題是我們有否和「瑪麗」般為時代寫下屬於自己的一頁?

短短小小的舞台,都可以是演活悲喜人生的平台,絕對不止劇本上花心思,而是美術、視覺、音效,更加需要演員在角色塑造下苦功。舞台劇能媲美電影,可以源於對細節的用心、演員對人生世事的深入體會。

撰文:鄭子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