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編輯技術——反方意見

雖然基因編輯看似獲益良多,可實際上卻為不勝其弊,潛在風險足可致死,甚至破壞生態平衡。

數年前,曾有一宗有關基因編輯嬰兒的事件震驚全球,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對一對父體帶有愛滋病毒的嬰兒於母體內進行基因編輯,使她們終生對艾滋病免疫。我當時甚為震驚,有感基因編輯將為生命帶來難以想像的影響,可家母卻幽幽地說:「那樣不就是人造人嗎?」

此話看似荒謬,可卻為言之有理。基因編輯能改造疾病基因,同時亦能對其他基因進行編輯,嬰兒的智力、身高及外貌等先天因素亦可透過技術作出修改。一旦基因編輯被合法化,技術得以廣泛使用,父母在生育前將帶有相較負面特質的基因編輯,欲將子女變成合符社會價值觀的「好人」。當每個人擁有相同的良好特質,性格外表如出一轍,社會漸漸欠缺多元的角色及聲音,不利長遠發展。而且,社會現存的法規是以現存的人作基礎,並非全部符合經改造的人。故若有大量改造人出現,法規規力便會蕩然無存,出現巨大的社會漏洞。

加上,基因編輯需要在胎兒身體進行,因此衍生變化卻僅出現於胎兒身上,後續影響亦只有他能承受。而且,基因編輯所帶來的後果為不可逆。因此,一旦手術失敗,便會影響終生。同時,改造決定權在於父母,而非胎兒自身。所以,他們是在不知情下被改造,亦無法反抗,失去了身心的自決權,間接剝削人權。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凡事總有好壞,謹記行事前三思。

撰文:莫慧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