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編劇講《學會呼吸》的創作

創作者的自我挑戰

揀選「基因剪輯技術」這個科學素材,需要龐大的知識量,精通專業術語及跟進科學研究的進程。編導一休對科學充滿熱情和求知的精神,讓他早於2013年已開始構思有關基因編輯的劇本,因為科學研究尚在開發階段,資料搜集過程特別艱巨。一休回想起選擇這個題目時候,他深知這是超越自己的知識範圍,「感覺就如整個人脫脫光在大海浮游,但不知道對面岸的位置」,但話鋒一轉,「午夜夢迴間突然想起角色間幾個精彩的對話,急忙找張紙記低」,一休邊說,眼睛閃爍光芒,那個滿足感不能言喻,但足夠支持他在全新的領域及題材中找尋靈感。「不甘於做100%肯定的事」,他自嘲那是創作者的宿命。

在科學跟戲劇的虛實之間

從事專業編劇超過20年,一休謂「最難拿捏的是扮專家,因為在文本中必須有一定的說服力,不能『老作』。如果編劇對一件事情未夠熟悉,他們不免流於創作一些事情出來,而那些事情通常都不是最好看的地方」。他堅信劇本之所以能引人入勝,並非虛構的情節,而是呈現一定程度的真實,挑出觀眾在日常未能發掘的細節。所以他花了大量時間做資料搜集,讓自己成為個方面的專家,就如他形容這就像是一份碩士論文,研究方式要多元化,訪問、影視資料、研究文章他通通找來仔細參考。

過程中一休努力把自已訓練成專家,但在劇本創作就是另一個思考模式,如何讓觀眾了解科學的語言?  一休思考道「觀眾需要有一定程度的科學知識,例如甚麼是基因編輯等術語才能了解劇內情節,所以技術上,我需要在短時間內讓觀眾明白,這是不容易的事情,如何在觀眾需要知道的資訊藏在戲內,這是需要相當高的編劇技巧」。他處理戲劇性效果的時候,也邀請到遺傳學顧問徐國榮教授把關,希望做到貼近真實情況。正因為跟基因專家合作,作品本身對『生命』 這個概念進行了一次引人入勝的探索, 同時進一步展示了一休在藝術創作上的視野及創新取向。

撰文:Jade Chan

資料來源:

梁承謙(一休)訪談,2021年3月23日。

陳淵銓(2020年12月02日)〈基因編輯技術CRISPR重要發展歷程的回顧〉,《CASE PRESS》。取自https://case.ntu.edu.tw/blog/?p=35816

歐宇甜、黃曉君(2019年04月01日)〈人體基因編輯是在編什麼?五分鐘搞懂基因神剪 CRISPR〉,《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取自 https://research.sinica.edu.tw/gene-editing-crispr-lin-chia-hung/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