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蛐蛐》想說的是…

在聊齋眾多個故事中,編劇蔣曉薇選擇了這個有關昆蟲的〈促織〉,它帶點神袐,又有點靈異的色彩,有很多空間可以發揮。〈促織〉講述的是一個父憑子貴的故事,諷喻當時需迎合權貴的社會風氣,亦揭露了封建社會統治者的驕奢享樂;地方官吏欺上壓下的橫征暴斂。這個故事其實一點都不童真,過於現實、過於「大人」。當它成為一個劇場的呈現,而對象更加是小朋友,蔣曉薇就決定以一個小朋友的角度去改編切入這個故事,編作出今天的《蛐蛐》。所以《蛐蛐》所說的,不再是原著那種帶有諷刺意味的寫實氛圍,而是集中於展現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以及反思自身的修為態度。

「昆蟲,可能很多人對牠都很懼怕,或是覺得骯髒而避之則吉。不過昆蟲是我們生態系統中重要的一環,除了怕,我們有沒有嘗試以另一個角度去看過?」編劇蔣曉薇說道。她在資料搜集的過程中,不禁思考到人類和昆蟲之間的關係。她聯想起我們有時會對自己厭棄的人會冠以如曱甴等的名稱,但她指出,其實每個生命體都是維持生態平衡的重要元素,同樣值得被尊重、被聆聽。

編劇蔣曉薇認為,社會上很多紛爭端起,其中的原因都是人太過自高自大,很多的自我,很少去聆聽一些其他人的聲音。世界有很多聲音,大自然內每種生物、每個現象都有聲音;社會亦一樣,社會有不同的人,每個人都是獨立的生命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感受和故事。如果人類能夠把自己放低一點,去聆聽、接納其他微小的聲音,世界應該很不一樣。而故事《蛐蛐》,就邀請觀眾一同聆聽主角旭仔這微小的聲音,感受人與人之間更多尊重和聆聽的美好。

至於個人修為方面,編劇就藉著旭仔的行為,很直接地表達給觀眾。旭仔單純勇敢、不害怕失敗、不輕言放棄,總是「試咗先」、「做咗先」,不斷挑戰自己。成年人很多時瞻前顧後,顧忌很多,害怕失敗亦介意別人的目光。我們可否不再自我限制?《蛐蛐》透過旭仔的人物行動和積極形象,希望鼓勵所有觀眾,保持單純勇敢,不怕失敗。就如劍神張家朗在2020東奧奪金後的感言「香港人勿輕言放棄,敢去夢想自會成功。」我們未必都能成為運動員,但願我們的心都能有這種不言放棄的魂。

撰文:Cherr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