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將「曖昧」搬上舞台?

《曖昧》劇情發展直接,既沒有震撼的爆烈場面,亦沒有呼天搶地的對白設計,但創作這部小品式故事依然不乏挑戰,如何將一些日常生活的碎片拼湊成可以搬上香港大會堂劇院上的作品,創作團隊確實花了不少心思。

導演方俊杰指:「這個劇本的重點放在人物上」,這就可以解釋了四位主角的背景設定,亦道出了今次執導的最大挑戰。編劇鄭國偉設計了一對中港夫婦、一對男主內女主外的夫妻,利用角色自身的枷鎖去舖陳出一段曖昧的感情,除了增加戲劇元素外也更加貼近曖昧的滋味,「如果是一位漂亮媽媽和事業有成的丈夫發展婚外情的話,是很自然不過,但正正因為是主角都有各自的包袱,所以他們只能夠發展出曖昧關係,一種很短暫、只能夠埋藏心中的感覺」。

曖昧,之所以是曖昧,在於它不明不白,只可靠自己猜想但卻未必猜中。編劇、導演、演員,以至觀眾每個人對曖昧的看法都未必一致,製作團隊如何把「曖昧」拿捏到位呢?在排練初期,方俊杰花了一個星期時間跟演員們討論角色,研究角色之間的關係,並做了一些即興練習,例如重演陳志勇(劉守正飾)和李愛玲(郭靜雯飾)夫婦五年前的生活模樣,又排了一場關於梁廣仁(周偉強飾)與王霞(趙伊禕飾)由結識到求婚的戲。方俊杰解釋,劇本可能只交待了夫妻關係變差,但大家需要理解關係變差的原因,演出來才有說服力。透過即興練習,演員們可以把自己對角色的想像呈現出來,這亦都是創作的一種,讓大家逐點感受具體化了的人物性格。方俊杰自言自己是一位觀眾,反而不會刻意指導演員應該怎樣演,「曖昧就是不刻意的,而且我不會要求每次都重複一樣的演法,因為不是每次都可以重演那種感覺,只有當你想跟對方建立關係時,曖昧才會出現」。每次的停頓、語速、眼神接觸都略為不同時,營造的曖昧氣氛都有所不同,正正就是整齣劇最引人入勝的地方。

同一時間,方俊杰認為要處理好曖昧和道德之間的關係,若太側重某個立場時,觀眾便不會信服劇中的主角。他期望觀眾即使在道德層面上不認同男女主角之間的曖昧,亦都會理解到因爲他們在人生中有些處理不到的問題,才會令他們變成這樣。如何掌握到點到即止的曖昧,唯有靠導演和演員們不斷的溝通和嘗試。

雖看似是平凡不過的題材,但也有著這麼大的演繹空間 。演員們舉手投足時如何發揮出不同層次的曖昧,就留待各位觀眾自行意會了。

撰文:趙鎧汶

————————————

香港話劇團《曖昧》——15 – 24.10.2021 香港大會堂劇院

幼稚園的校門外,一段源於「偷看」的相遇,一部壞掉的手機把中佬陳志勇與家庭主婦王霞的生活連繫上了,各有家室的二人漸漸醞釀出似有還無的感情。夫妻的世界不一定充斥轟轟烈烈的愛恨情仇,一段段看似和諧的婚姻各自藏著暗湧,一隻偶然墮地的麻雀,最終將被婚姻所困抑或遠走高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