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園的曖昧

《曖昧》的劇本構思早於鄭國偉上一個作品《好日子》時已經萌生。有段時間,鄭國偉要到幼稚園接小朋友放學,而這段經歷便成為了這個故事的意念。當時,鄭也將這個故事的劇情大綱與多年的好拍擋——亦是今次《曖昧》的導演方俊杰分享,聽畢他也很感興趣並鼓勵鄭繼續建構這個故事。因為整個故事都是圍繞著幼稚園發生,所以最初的劇名更是直接命名為《幼稚園的故事》。「但始終一個故事都需要主題,於是我就用了『曖昧』,即是關於男女主角之間的關係,寫了一個故事。劇名也因此由《幼稚園的故事》變成《曖昧》。」

戲劇源於生活,鄭國偉的作品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更是他一貫寫實的風格。導演方俊杰亦表示一直以來都很欣賞鄭國偉對生活的觸覺。「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所見所聞好像很普通,但透過這種普通衍生一種讓大家有共鳴的感覺是不容易的。」雖然陳志勇與王霞的故事並非鄭的親身經歷,但在劇情中亦加插了很多真實的生活化情節,例如用繳費靈電話的繁複和屋邨生活。觀眾們入場觀賞時除了主線劇情,也可多留意這些細節。

除了寫實風格,提起鄭國偉就不得不提他標誌性的「暴裂家庭」系列,將寫實的家庭倫理故事推向荒誕是他這十年間不停探索的方向。這次《曖昧》與前作相比,少了一貫較衝擊性的劇情,對編劇自身和導演也多了挑戰。「戲裡沒有大的事件讓觀眾追看,變相我如何掌握觀眾的心理就成了很大的挑戰。這類以人物為主軸的劇本,拿捏觀眾觀賞時的情感需要一定的功夫。如何與觀眾玩遊戲,帶領他們進入劇情並投射自身情感是我認為這次執導時最好玩亦最大挑戰的一環。」方俊杰說。《曖昧》的初稿最初包含了情殺案的劇情,但上年讀劇演出後收到觀眾的反饋後發覺不太合適,經過連串的修改和深化劇情,遂成了現時演出版本。鄭國偉表示,對於這種轉變他也感到很忐忑。「我擔心的不是我是否轉變風格,而是轉變得不好。故事終究還是給觀眾看的,所以這個故事一直發展到現在,我一直很擔心觀眾會否喜歡這個故事。如果他們喜歡,這叫突破;但如果他們不喜歡,覺得鄭國偉還是適合寫有荒誕色彩的家庭衝突劇情,這無形中也成為了創作的壓力。所以我非常期待這次觀眾們對《曖昧》的感想。」

在參與導賞的過程中,覺得《曖昧》這個劇本像是洋葱般,看似無甚特別,卻在品嘗過後才感受到箇中的風味。甫入口時也許會覺得有點嗆和不熟悉,卻也帶著其獨有的甜味,讓人再三回味。

撰文:林詩怡

————————————

香港話劇團《曖昧》——15 – 24.10.2021 香港大會堂劇院

幼稚園的校門外,一段源於「偷看」的相遇,一部壞掉的手機把中佬陳志勇與家庭主婦王霞的生活連繫上了,各有家室的二人漸漸醞釀出似有還無的感情。夫妻的世界不一定充斥轟轟烈烈的愛恨情仇,一段段看似和諧的婚姻各自藏著暗湧,一隻偶然墮地的麻雀,最終將被婚姻所困抑或遠走高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