曖昧這回事

曖昧是一種很微妙的狀態,不需要有共識,更沒有證據可言。它在形容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卻又同時是很主觀性的個人認知。所以是次的劇名《曖昧》相信已經讓觀眾們有專屬於自己對這齣劇的想像。那麼,對於編劇和導演而言,曖昧又是怎樣的一回事呢?

導演方俊杰認為曖昧不只侷限於愛情,更是可以應用在不同層面上。「其實就是有一種不清不楚,可能是關係上或言語上。而這種不清不楚是無法迴避的,這正是曖昧產生的時候。」常言道:言者無心,聽者有意。這種期望與落差產生的原因源於關係,例如上司和下屬、情侶、家人,關係令人們變得在乎對方的一言一行。「說話的人可能沒有刻意想表達什麼,但卻會被另一方過度詮釋。這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不一定是那種『他是不是想牽我的手呢?』,『是否要在一起呢?』才是曖昧。」

當提起曖昧,大家都會下意識地聯想起一對情侶邂逅至正式交往前的時光。但鄭國偉在編寫劇本時認為在愛情的層面而言,瞹眜並不一定是甜蜜也並非只有年輕人才能經歷曖昧。「曖昧需要醞釀,又會隨時消失。無論兩個人的結果如何,這段記憶都會讓當事人刻骨銘心。故事中的主人翁,並不是在熱戀階段,他們都已經有家室、有小朋友。當顧慮出現,促使劇中人物展現更多的矛盾。他們因為關係上的枷鎖未被解封,只能隱藏情感,讓這段關係無疾而終。」任何人都會經歷過曖昧,端乎你是否有正視過那些情感。

鄭國偉坦言自己不是一個浪漫的編劇,對於寫愛情故事很不拿手。一開始編寫《曖昧》時,他既想以愛情為主線卻又覺得很不自在。劇中牽涉的愛情成份其實不多,主要是透過劇中主角們的故事探討婚姻倫理和制度、家庭角色的定位、社會中的性別定型,向觀眾拋出這一連串的提問並期望觀眾能藉著戲劇思考。鄭國偉認為,「既然我是一名劇作家,我可以靠故事講述自己的感受,不妨把我認為存在的問題,自身的觀點,透過角色呈現。無論觀眾同意與否,都會是好的結果,因為這齣劇能提供一個動力或引子讓觀眾反思和討論。」

也許正因為曖昧的獨特性和不穩定性,才造就了人們對它的遐想。到底劇中四人之間的進與退,近與遠為作品帶來什麼張力?期待觀眾入場觀賞後分享屬於你對《曖昧》的感覺。

撰文:林詩怡

————————————

香港話劇團《曖昧》——15 – 24.10.2021 香港大會堂劇院

幼稚園的校門外,一段源於「偷看」的相遇,一部壞掉的手機把中佬陳志勇與家庭主婦王霞的生活連繫上了,各有家室的二人漸漸醞釀出似有還無的感情。夫妻的世界不一定充斥轟轟烈烈的愛恨情仇,一段段看似和諧的婚姻各自藏著暗湧,一隻偶然墮地的麻雀,最終將被婚姻所困抑或遠走高飛?